疫情来势汹汹 科技股成美股下跌急先锋 巴菲特前两季度保守操作有先见之明

 最新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1-08 11:30

K图 DJIA_0

K图 NDX_0

K图 SPX_0

  来势汹汹的二次疫情给全球股市再次蒙上阴影。一周以来,全球股市大跌,创3月暴跌以来最大的跌幅。

  新冠病毒感染人数飙升,法国、德国和英国的英格兰地区再度封锁。通常情况下,封锁会促使远距离办公、社交,这会使科技公司受益,但这次却有所不同,在疫情中快速上涨的科技股,反而成为下跌的急先锋。

  10月30日,大型科技股不同程度的跌幅,展现出市场已经“变心”。

  全球最大科技公司苹果股价下跌5.6%,其核心产品iPhone销量出现下降;脸书股价下跌超6%,其活跃用户减少也同样令投资者感到恐慌;亚马逊预期四季度销售额同比增长30%左右,基本符合预期,收盘仍下跌5.5%。

  苹果、微软、亚马逊、脸书以及谷歌目前占标普500指数总权重约23%,他们的波动对市场产生着巨大影响。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10月30日收盘下跌1.2%,近一周收盘下跌5.6%。

  被抛售核心原因:

  高增长难持续监管风险加大

  科技股首当其冲,最外在因素即“高处不胜寒”。一方面,受美联储宽松政策刺激,前期的快速上涨为这些科技股带来了过高估值,机构及投资者需要高位套现获利;另外一方面,尽管这些大型科技公司最近公布的季度利润和收入均高于预期,但利好的背后总是有一些成长乏力的影子。着眼于未来的市场,投资者非常担心科技股高增长是否能持续。一旦科技股成长出现滞涨的苗头,市场就开始毫不留情地用脚投票。

  相对许多遭受疫情还尚未恢复的行业,科技股的成长已经非常亮眼,但相较于市场的预期,这种高增长恐怕难以持续。苹果遭抛售最核心的要点是担心iPhone的销售增长可能会逐渐放缓,这在中国市场已经出现苗头;市场也担心推特、脸书等社交媒体新增用户增长放缓甚至开始出现下滑,如脸书公司预计四季度用户基数将持平或下降。

  除了上涨带来的高估值,还有不少基金经理担心,最近美国监管机构对谷歌发动的反垄断调查,将成为科技行业加强监管的重大信号。最近在华盛顿举行的听证会是一个迹象,表明无论哪一方掌控白宫,都将加强对该行业的监管,这对于科技行业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  此外,美国新一轮的刺激方案一旦通过,受疫情冲击更大的价值型股票受益更多,这又会推动投资者从科技股转向低估值、一度受冷落的价值股。

  不少机构早在9月份就把科技股配置敞口下调至中性。瑞银全球财富管理公司在最新的一份报告中表示:对于大型科技股来说,想要获得令人意外的上涨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。

  巴菲特为何选择保守?

  疫情持续时间可能长于预期

  尽管市场对二次疫情暴发不是没有预期,但这次市场风向的转变似乎依然非常突然。疫苗的研发进度、各国应对疫情的管控力度,以及秋冬加剧病毒传染等种种未知因素叠加,保守的投资策略似乎成了上策。

  但就在今年新冠疫情初次暴发时,巴菲特的谨慎做派一度引起抨击。巴菲特在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,向高盛和通用电气以及美国银行投资了数十亿美元。但这次,巴菲特囤积上千亿现金,一季度没有为急需资金企业提供救助、逢低吸纳,被认为是缺乏眼光,甚至“犯错”。

  有市场分析人士指出,美联储迅速干预,大量刺激措施提振了市场,是市场缺乏机会的原因之一。在年度股东大会上,巴菲特表示,他的重点是抵御疫情,而不是从中获利。

  巴菲特的保守策略也反映了这场危机的具体性质。如果这纯粹是一场金融恐慌,巴菲特肯定会找到投资机会,因为他知道所有的恐慌迟早都会平息,但在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动荡中,反复的疫情拖着实体经济的后腿,而实体经济下滑反过来又把市场拖进泥潭。

  巴菲特不仅没有追随市场大举加仓上涨的科技股,反而在年度股东大会上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,伯克希尔在4月份抛售了其在美国“四大”航空公司——达美航空、联合航空、美国航空和西南航空的股份。今年二季度,巴菲特在投资上仍持保守态度。伯克希尔净出售了价值128亿美元的股票,除了航空公司外,他还抛售了富国银行、摩根大通和高盛等金融公司。

  巴菲特的所作所为,在随后一个季度内得到了验证。三季度以来,航空公司以及大批银行大量裁员,出售资产,一些经营不佳的航空公司甚至面临破产的风险。

  巴菲特的投资方向:

  紧中有松仍在等待大机会

  第三季度,这位擅长价值投资的大佬开始放松一度收紧的钱包,巴菲特宣布了价值逾190亿美元的投资。其投资决策分化比较大,一方面,他没有触碰那些深处漩涡的行业,价钱跌得再便宜也没有贸然出手;对于大型科技巨头苹果选择持仓未动;对于能源、地产等跌出来的机会他有把握;而对于宽松货币政策下的短线机会如科技IPO和黄金他也有参与。

  具体来看,巴菲特在7月初达成了一项100亿美元的交易,收购道明尼能源的大部分天然气资产,并在8月向美国银行股票投资21亿美元,加仓了地产REITs的持股比重,巴菲特还披露了其在日本五大贸易公司5%的股权,在过去12个月的支出约为60亿美元。

  今年9月,云数据平台雪花公司上市时,巴菲特认购了该公司7.35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份,并同意向媒体公司Scripps提供6亿美元。

  伯克希尔今年的两笔投资,投资黄金和科技公司IPO,尤其值得关注。众所周知,与黄金相比,巴菲特更青睐企业等生产性资产,而且在他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,他都避免投资科技股和IPO,因为他号称这不在他能力圈范围内。

  一种解释为,伯克希尔支持巴克里黄金,是因其出色的管理、不断收缩的债务和运营成本,以及金价上涨的前景对其利润率的提振,这笔投资已经相当于价值投资。此外,雪花公司上市,伯克希尔的投资已经翻了1倍多,从投机角度无疑是成功的,但现在就认为这是一笔明智的长期投资,还为时过早。

  不过总体来说,相较于150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,这些都规模较小,巴菲特似乎仍在等待一个“千载难逢”的机会。

(文章来源:中国基金报)